天使与狼 20年追寻与圆梦

2008 03.03

“20年后,歌坛物换星移,齐豫向佛、齐秦归乡再办「天使与狼」,他们从歌坛沧海桑田裡、与时间竞赛的天敌裡,追寻做為歌手的价值感。” 

联合报╱王祖寿
  

这不应该是一场票房人数论成败的演唱会,因為「天使与狼」背后的意涵在於追寻与圆梦。「天使与狼」难在如何逃脱流行轮回的宿命?
  

1988,齐豫唱歌的第10年,齐秦走红的第3年,风华正盛,他们第一次办「天使与狼」,為台湾歌坛探索主题式大型演唱会走出第一步。20年后,歌坛物换星移,齐豫向佛、齐秦归乡再办「天使与狼」,他们从歌坛沧海桑田裡、与时间竞赛的天敌裡,追寻做為歌手的价值感。
  

1988,也是台湾表演舞台「提升与沉沦」的分水岭,一把火烧掉了台北中华体育馆,直到小巨蛋诞生,长达17年,台湾歌手失去地点适中,可以容纳上万观眾的舞台场馆,成长磨练的环境拱手让给拥有「红磡」的香港歌手。当年一把火,逼使「天使与狼」尷尬搬到户外,20年后,齐豫、齐秦走进小巨蛋,就在中华体育馆对面,圆了当年未竟的梦。
  

齐豫说:「还好我唱得够久」,等到了盖起小巨蛋这一天,但时间毕竟是无情的,夹在2008前前后后的演唱会裡,「天使与狼」别来是否无恙?
  

到场的应该都是知音,怀著既逐梦又怕梦碎的复杂情怀。开场布幕叠印齐豫擅长的箴言,纷至沓来,酝酿知性与感性的氛围,虽然配乐「橄欖树」与「狼」音效不稳,「Stiories」唱到第二段才揭开布幕,削弱了出场力道,但经营一个不同气氛的用意是有的,幸好齐豫的声腺不负眾望,天使彷如「一面湖水」,化身佇立湖畔的女神,依旧用她的声腔感化眾生。
  

齐秦台北久违了,「九个太阳」、「埡口」、「原来的我」,登场一连串早期招牌曲,但当年叛逆的「狼」,如今却像知返的倦鸟,观眾从外表华丽的摇滚裡追踪狼烟,却遮不去饱经世故的几许沧凉。长年合作,共同走过台湾流行乐团史的伙伴同台,用吉他、节奏原音铺陈的几首早期经典抒情创作,曾经沧海,最能展现此刻齐秦的心声。
  

20年后,「天使与狼」难得的一场共聚,可惜的是為了迁就衔接合唱,许多经典曲目反而意犹未尽,齐秦「残酷的温柔」、「我拿什麼爱妳」、「往事随风」没唱到,齐豫的英文歌其实可以自成一Part,最后的「大约在冬季」也只唱了一遍,场灯早早亮起送客,回头看到李泰祥,大师已老,行动不便,还留在观眾席到散场,彷如无声的「菊嘆」,始终為「天使与狼」护持。

齐豫、齐秦前晚在台北,昨晚在台中演出「天使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