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豫的12道答问

2005 11.21

“生活的经验应该是全面的,每一位创作者或演唱者必须对生活中所有的一切保持高度敏感的状态,朋友的一句话,街角的风景都可能是思考的源头,所以并不刻意去寻求什么,碰到什么就去体验什么吧。”

Read More

齐豫:平凡的天使在北京

2005 11.21

“在唱《橄榄树》那个时代,由于一切都是李泰祥在掌握,自己的声音更像是一种乐器。而现在乐器用久了,自然会越来越好听,除了技巧上的提高外,对感情的拿捏要比那时精确多了。”

Read More

齐豫敦煌游记-6

2005 11.21

“衣服上、发里带回的风沙,早已随着洗濯尽去,这一袋葡萄乾,除了沙地果树特有的甘甜之外,还有我们这趟敦煌大漠之旅带回来仅存的尘土,在每次咀嚼它时,嘴里沙沙作响,是大漠戈壁的记忆影像最佳的配乐音效。”

Read More

齐豫敦煌游记-5

2005 11.21

“至此,小贤和女儿白皙的双手被酷日晒得像戴了双手套似的,我则是黑妞戴黑手套,无啥差别。”

Read More

齐豫敦煌游记-4

2005 11.21

“「Lesson 4(第四课):在这里天子如厕,与庶民同命!」

Read More

齐豫敦煌游记-3

2005 11.21

“从台北走向丝路是空间的移转,需要适应。由公元二千走回汉唐,是时间的回流,让人觉得渺小且暂时。古迹是过去的光荣也好,侮辱也好,我们都需要不断地被提醒。”

Read More

齐豫敦煌游记-2

2005 11.21

“绿州在四月是灰蒙的,笔直的钻天杨有芽无叶,树干是灰绿的,当秃的沙枣、红柳和刚长出的榆钱,都还是春意未揭之时,只见满街的杏花烂开,听说排队等著的还有桃花、梨花、苹果花,自己曾写过的歌词「沙漠花团锦簇,愚人失措」此刻我便是征征愚人一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