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豫敦煌游记-1

2005 11.21

“’98年的西南行,在西藏高原的拉萨画上了美丽的句点,而这千禧年的西北行,则在兰州河西走廊揭开了黄土飞扬与期盼的序幕……”

   

Read More

水晶竖琴——<<音乐难得有齐豫>>

2005 11.20

“橄榄树,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旋律响起,吉它轻拔,齐氏独有的呢喃dalaladalala,这是比<<狼>>中的草原更早引领我流浪,寻找自由的那颗树。”

   

Read More

奇遇齐豫──喧叙与咏叹

2005 11.20

你微微侧着脸,身体向我这边探过来,一副专注的神情,好像这样才能听清我的话。是啊,我的声音那么轻,轻到不至于破坏那片空灵。我甚至听不到经过microphone扩放出来的自己,抑或我根本就没在意这些。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你的脸庞,浪漫微笑的样子,和双眸流露的关爱与善良,一卷梦幻一般的长发,和一段只有这个年龄做了母亲的人才会有的丰腴的肩膀。”

    

Read More

齐豫的声音

2005 11.19

“从那一刻起,那枚小小的橄榄树呵,就植在了我的心里,植进我的灵魂深处。”

     

Read More

菊叹──音乐家的神奇彩笔

2005 11.19

“《菊叹》的感觉是崭新的,尤其整首歌曲都以弦乐和木管乐器的幽冷音色烘托,就像是以西洋油画的笔法去表现一种不吃人间烟火的飘逸境界,可那境界却是中国的。”

   

Read More

关于《对看》同yanzi的商榷

2005 11.18

然而,在我看来,即便如此,也不妨碍意映可能有过的不舍和幽怨;恰恰相反,人不是因为没有软弱过而高贵,而是因为战胜了自己的软弱才高贵。

   

Read More

为什么流浪

2005 11.18

儿时的那段记忆兀自莫名的飘来,只是,那种怕怕的感觉,忽然变为一种冲动,永远地逃走的冲动。无拘无束……是的,无拘无束。

     

Read More
6 / 16« ...2345678910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