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十七岁

2005 11.18

“谁没有十七岁呢?谁不曾经/将要经历十七岁呢?齐豫的声音在讲十七岁的故事时,变得温和、沉静,好像冬夜坐在火炉边,温暖的红光在她脸上跳动,她微笑着看着我们,亲切的语调印在我们心海里。

   

Read More

回声

2005 11.18

我把头轻轻搁在他肩上,时隔多年,我不再会轻易感动得流泪了,但是我知道,我将以一生去珍惜这份情感,他的宽容和真爱将是我生命中的回声,伴随我成长,美丽,老去……

   

Read More

给Daffodil的一封信

2005 11.18

“你说,如果今夜看到十颗流星,就许十个相同的愿望,有一百颗就许一百个,
──“只愿化作齐豫的一缕回声……”

Read More

Love of My Life:关于齐豫的零乱思绪

2005 11.18

此刻,当我用回忆复述着过去了将近十年的事情,而齐豫的声音……她竟让我忍不住在回想中回想,一路追溯到最初关于安稳宁馨的记忆,那里有妈妈的体香、故乡纵横的河道、春蚕噬桑叶的碎响……我总是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灵魂和美最终的归依。

   

Read More

眼泪 我要去的地方

2005 04.11

我再一次出发,朝特厄斯湖的方向去。依旧,只有我的影子陪伴。只是,你知道,即使影子,也不会时时刻刻伴着你。黑暗的时候,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去面对。

   

Read More

听《这就是人生》专辑所感

2005 01.20

“那轻轻拨动的和弦再简单不过,整首歌就是这几个小节反复吟唱,没有副歌,从头至尾讲了一个凄婉的故事。”

Read More

《四十个无亲无故的年头》

2005 01.20

“和所有外省同胞的第二代一样,齐豫是种子,在台湾萌芽生根了,但四十个无亲无故的年头,却换不回父母亲那一辈落叶归根的机会。”

   

Read More